Uber上市难解四面楚歌软银持股163%或成最大赢家

命运多舛的Uber终于叩响了纽交所的大门。

IPO研究网站IPOBoutique.com公布的信息显示,Uber计划于美东时间5月10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进行交易,代码为UBER。根据公司向美国证监会递交的材料,其IPO定价在44至50美元之间,发行1.8亿股股票。

未来形势同样不容乐观。在Lyft持续破发的阴霾下,“我们可以预计Lyft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做空。”

根据“晨星”预计,该业务的市场规模将在2023年达1910亿美元。“Uber Eats已为全球500多個城市超过22万间餐厅提供食品外送服务,我们认为Uber Eats市场占有率将在2023年从目前的11%成长至25%。”

一直以来,软银都在监督Uber,使其专注于自己的核心市场。2018年1月,软银高层Rajeev Misra在成为Uber董事会成员后不久,曾向媒体表示:“Uber应减少其在不盈利市场的损失并专注于其在美国、欧洲、拉丁美洲以及澳大利亚的业务”。

根据申报文件,公司计划以每股44至50美元的价格发行1.8亿股股票。如果以发行指导价区间上限计算,乘以发行后的总流通股股份,该公司市值将接近840亿美元。

然而,Uber在2018年的其他收入达到49.93亿美元,抵消了运营亏损。由此,2018年,Uber实现净利润9.97亿美元。

“Lyft这一场翻身仗的胜利与此次抢先于Uber上市关系密切。”上述国信证券分析师对投中网分析称。

我们和加入WTO的中国经济一起奔跑。它狂飙突进,一跃而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批中国企业从籍籍无名到跻身世界500强。我们观察激荡与重构中的商业世界,思考市场勃兴中的商业逻辑。我们探寻成功的基因,也试图解开失败的密码——那些巨人轰然倒下的时候,身体的温热犹在。

曾有知情人士透露,Uber投资者的认购规模已经超过发行股票数量的三倍。尽管如此,Uber预计会在现有范围内定价,因为公司希望确保该股票在上市后获得强劲的表现。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7月,滴滴月活用户已达1.2亿,高于Uber的9100万。

虽然滴滴对上市的态度一直比较隐晦,在投中网此前的求证中,滴滴也表示“上市并不是滴滴目前的重点”,但是,“如果国际化道路走通,滴滴上市之时挑战Uber的估值也并非不可能。”国信证券分析师对投中网说道。

这是我们现在的样子。2019年,中国从一个开放年代走进另一个开放年代。我们从纸媒时代走到了数字媒体时代,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们希望变成更好的自己。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新闻界,每一个时代的媒体,不管以怎样的面目出现,最终留存于记忆的只有它的报道。对媒体来说,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起跑线。

亚洲市场中,Uber在中国输给了滴滴出行、东南亚不敌Grab、并已与印度服务商Ola协商合并;美洲市场中,巴西打车巨头99也已被滴滴出行收购,Uber腹背受敌;而在中东和非洲市场中,Careem已融资5亿美元,全力对抗Uber。

2018年1月,滴滴收购巴西最大的本地共享出行服务平台99。4月和5月,滴滴在墨西哥和澳大利亚推出了自有品牌业务。9月,滴滴通过合资公司在日本启动了出租车打车服务。

高估值背后是Uber对于多元化业务的探索,这也是其与专注于网约车业务的Lyft的重要差异之处。

2018年1月,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套现14亿美元出局,软银成为Uber的最大股东。同时,软银直接对Uber注资12.5亿美元,而作为该次交易的一项协定,Uber董事会也向软银承诺,将在2019年启动IPO。

我们相信人类从事商业活动的终极追求,并不仅仅是个人拥有更多的财富,而是让所有人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所以我们希望更多地倾听那些宏大叙事背后的个体表达。我们关心小人物的命运,相信人才是目的本身。所有的增长故事,若不是成就每一个普通人的梦想和福祉,或许将毫无意义。正是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塑造着一个国家的愿景。

2017年,Uber深陷高管性骚扰、用户隐私、交通事故等一系列丑闻。前CEO卡兰尼克被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包围,有人指控他以侦测欺诈为名收集用户信息,违反了苹果的保护个人隐私原则;也有报道指出,在Uber性骚扰的内部调查中,牵连人数高达20人。

彭博社报道,Uber此次股票发行可最高筹集90亿美元,或成为美国今年以来最大规模的IPO,也将跻身美国史上十大上市交易。

18岁,我们从过去走到现在,从现在建设未来。这是经济观察报的“成人礼”。我们知道这一切得来全不容易,仅仅依靠我们自己的能力,我们可能不会拥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感恩所有陪伴和帮助过我们的人,我们珍视过去18年来岁月所有的馈赠。

一朝拿下Uber的软银将目标对准IPO。先是制定明确的上市时间表,再是扩张董事会席位为软银进驻提供渠道以及实行同股同权制。

我们一直在路上。18岁是一个孩子成年的标志,他将就此成为一个大人,拥有更广阔的世界,也将承担更多的责任。从2001到2019,对于经历了这样一个18年的孩子来说,即使不理解那些增长曲线背后的故事,他也仍然有机会追问正在发生的历史。他的人生挥不去属于他那一代人的印记。

2016年8月,Uber以60亿美元的价格将优步中国出售给滴滴出行。

我们信仰市场经济,相信植根于市场土壤的商业是推动整个中国前行的最活泼的力量之一——这从来不是权益之计。所以,我们既呼吁放松管制,培育稀缺的企业家精神,也热切期盼新兴的商业阶层诚信尽职。体现出足够的责任和承担。事实上,我们更关心的是,中国将塑造怎样的商业伦理和文明,相比一时的企业成败,它决定着这个国家和我们可能拥有的未来。

然而,近年来,Uber相继退出中国、俄罗斯和东南亚市场。

“这两部分都与海外投资有关。”上述国信证券分析师对投中网分析称,招股书可见,剥离收益源自Uber对俄罗斯和东南亚业务的剥离,而未确认的投资收益则得益于滴滴估值的提升。

“但Uber目前的估值是Lyft的5到6倍,体量上也大有优势,它上市后的走势依旧值得期待。”

彼时,据PYMNTS.com报道,Uber在美国的租车市场份额下降的同时,Lyft的预订和乘客量“爆炸性增长”。一年间,该公司的预订量同比增长135%。

“对于软银而言,它最希望看到的是某个国家或地区的打车业务处于单一企业掌控之下。”一位国信证券分析师对投中网说道。但就目前的情况看来,这样的企业好像只有滴滴一家。

“如果说Uber成全了软银的出行蓝图,那么滴滴便成全了Uber的IPO之旅。” 一曾接触过优步中国的业内人士对投中网评论道。

“提升估值侧面反映了滴滴国际化进程的加速。”他告诉投中网。

在经济观察报8周年的时候,经济学家吴敬琏先生曾经为这份报纸写下几点期望。他说:“新闻媒体不排除有自身利益的诉求,但在媒体利益和各种社会利益的诉求中,不激不随,这对任何媒体组织都将是一个考验。”

然而,上市后,Lyft的良好口碑或将成为其未来战胜Uber的筹码。

这正是花开的季节。18岁的我们拥有更多的可能。当我们说“报”的时候,更是在说“报道”和“到达”。你可以读到,听到,更可以看到。当你在各种渠道、以各种方式获取我们不同形态的内容产品时,我们期望你拥有一样美好的体验,这包括便捷地得到喜欢的内容,更容易地加入互动。

截至发稿,“网约车第一股”Lyft股价为59.34美元,与72美元的报价相比下跌17.6%。

从未背弃信念,也积极拥抱改变。十八岁,敬未来。

Lyft上市抢在了霸主Uber之前。

“尽管以一般标准衡量,Uber的增长速度算是强劲,但在2018年还是出现了减速。此外,因为Uber面临上市问题,增长放缓是否足以支撑其高昂的估值,是个很大的问题。”曾接触过优步中国的业内人士对投中网分析称。

戴维森公司分析师托马斯·怀特表示:“目前在北美,Lyft的品牌与更多的社会责任感联系在一起。与Uber相比,Lyft品牌更好地对待他们的合作伙伴。从长远来看,Lyft是否能以这种方式与Uber区分开来,这将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这是一次并不成功的IPO。已经有投资人对该公司提出了集体诉讼,认为上市前的宣传存在误导和夸大。”《纽约时报》报道称。

对于我们来说,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我们确信,转型中国需要一份严肃的报纸。一群年轻人迫不及待地想要拥抱这个全新的世界。2001年4月16日,当经济观察报的创办者签下第一张报纸清样的时候,也签下了他与读者的约定:不冲动、不虚伪、不媚俗、不破坏。

实际上,除了“未确认的投资收益外”,滴滴还为Uber贡献了另一块“收入”。招股书显示,Uber在2018年Other一项实现收入2.25亿美元,其中的1.52亿美元便来自滴滴。

然而,这样决议的大反转,“背后真正的‘操盘者’,是软银。”《纽约时报》分析称。

所以我们力求客观公正,我们追求真相,但我们姿态温和,善意待人,决不敢因为媒体话语权而去“打”谁、“搞”谁。这样的坚持曾经被误读,这样的姿态曾经被曲解,但最终我们证明了自己的原则和底线。水落石出,只有初心不改才能够守住芳华。

我们将推动商业文明和进步作为自己的使命。这一点我们从不隐瞒,虽然我们的能力仍然有限。当人们谈到经济观察报的时候,我们希望他们的评价是“值得信赖”。值得信赖不仅是我们对读者和用户的承诺,也是对所有利益相关者的承诺。对于一家媒体来说,值得信赖是起点,也是归途。一家媒体一旦不被信赖,就失去了存在的全部理由。

这是中国经济黄金十年的起点。这趟已经徘徊太久的经济列车一旦开始加速,就一路狂奔,不断刷新着速度的纪录。普通中国人在走向世界的憧憬和“狼来了”的不安中重新思考自己和未来。一幅诱人的财富图景毫无悬念地搅动中国经济和社会。

针对2018年撤离东南亚这一决议,Uber CEO达拉·科斯罗萨西在给员工的信中曾这样描述,“Uber全球战略中一大潜在的危险是,我们在太多地方与太多竞争者进行了太多战斗。”

2001年春天的那个周末,一份橙色新闻纸出现在报摊上。这是我们所有情缘的开始。这一年,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这个国家拉开了大开放的序幕。跟我们一起踏上行程的,还有跃跃欲试的民营企业家。此后,尽管仍有波折,民营经济终成燎原之势;跨国公司丢掉曾经的犹豫,不断放大着投资规模;第一轮互联网创业潮落,“鼠标加水泥”的废墟上,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不可阻挡地到来了。

“这也应该成为滴滴努力的方向。”曾接触过优步中国的业内人士对投中网评论称。

Uber上市,持股16.3%的软银将成为最大赢家。如果Uber IPO的估值达到840亿美元,软银所持股份的市值将达到137亿美元,而软银对Uber投资将会增值近60亿美元。

与此同时,Uber若想再度进入中国,则难上加难。依据2016年双方签订的协议规定,在7年内(至2023年8月),如果Uber在中国经营或投资车相关业务,将付5亿至25亿美元的赔偿金,此外,滴滴有权回购15-25亿美元的股份。

Uber会被Lyft抢先上市的核心因素,在于自身业绩的萎靡。

根据当时的协议,Uber获得了滴滴52052548股B-1系列优先股,这部分优先股只有在滴滴IPO或者所有优先股股东同意或者其他情形下,才能转换为滴滴的普通股。

因此,“Uber上市后,滴滴会成为孙正义下一个押注的重点。”

从2013年起,Uber就开始在全球启动野心勃勃的圈地运动。在Uber的官网上,它自豪地宣称自己打进了77个国家和地区的616座城市。

但剑拔弩张背后,滴滴却依旧是Uber IPO的头号功臣。

有人觉得我们少年老成,但我们想说我们绝不世故。我们心态积极,对未来抱有美好的期待,相信世界会变得更好,但我们知道,所有美好的期待只能在实践中通过努力逐步实现。所以我们将自己定位于建设者。中国经济社会仍处在深刻变革中,面对那么多的喧嚣与浮躁,我们坚信,严肃理性的声音应该成为媒体的主流。

招股书显示,软银、标杆资本(Benchmark Capital Partners)、基金管理公司Expa-1、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谷歌母公司Alphabet等五大机构股东共持有Uber 43.8%的股份。

2016至2018年,Uber的总营收分别为38.45亿美元、79.32亿美元和112.7亿美元,年复合增速71.2%。但从运营利润来看,Uber 2018年依然亏损30.33亿美元。

从Uber收入结构来看,虽然网约车依旧是其最大的收入来源(2018年占全部收入81.5%),但Uber Eats收入已达到14.6亿美元,营收占比13%。

今天,在经济观察报的“成人礼”上,我们愿意和朋友们一道,重温这份十年前的期望。经历岁月磨洗,它从未褪色,甚至变得愈加厚重。一如我们必须坚守的使命、责任和价值观。我们深信,这样的期望不仅是吴敬琏先生一个人的,它也来自所有关心经济观察报的人和经济观察报的同道者。

因此,“通过出售这些业务,我们可以加码我们的核心市场,并在这些市场与对手进行竞争。”

“这是软银的一笔意外之财。”《纽约时报》评论称。

我们毫不怀疑,这是一家媒体应该承担的时代责任。我们主张中国社会各阶层理性思考,建设性地讨论。我们确信,简单粗暴的指责与批评,不能帮助我们找到现实的解决方案。仅仅指出问题还不够,这个社会需要建设性的主张。

与此同时,上市前,Uber早已四面楚歌。

这是一家媒体和他的读者的关系。在过去18年里,在熟悉或者陌生的城市停留,我们都曾不止一次地拥有过这样的记忆。这是一种奇妙的缘分。即使在最低沉的日子里,两手相握的瞬间,也足以让我们生出一种深沉的情感——岁月并非无痕。所有的坚守不是毫无意义。即使仍有遗憾,我们终归可以对一切过往轻轻说一句:值得。

这也解释了Uber近年来的“转攻为守”。

Lyft抓住了机遇。

“它必须这样做。因为Lyft知道,VC已经不愿意继续为它烧钱,公开市场的资金也不会那么慷慨。”该国信证券分析师对投中网说道。